|

盛夏餘燼丨一場吞噬一切的山火及一個狂妄自大的作家

Last Updated on 04/12/2023

盛夏餘燼(Afire)榮獲2023年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銀熊獎,講述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?喜歡主流商業電影的人未必會入場看的電影,盛夏餘燼故事結構簡單、場景不多,既沒有什麼波瀾起伏,也沒有什麼讓人讚嘆不已的特技,有的,只是人的互動。

盛夏餘燼丨電影簡介

遇到創作瓶頸的作家Leon,與友人到波羅的海旁的森林小屋閉關避暑,卻被迫與紅裙女子Nadja共處一室。失去靈感的Leon避靜不成,更被Nadja的出現撩動得焦躁不安。Leon內心受鬱悶與妒意圍困,無法放開懷抱融入朋友間聚餐玩樂的歡聲笑語。即使Nadja向他示好,仍禁不住衝口而出的毒舌話語,只為掩飾自己坐困愁霧的尷尬。甚至森林大火燒到漫天通紅,仍對燒到埋身的山火視而不見。

盛夏餘燼丨森林山火作為貫徹始終的元素

先由餘燼講起,電影講述到森林大火,電影裡頭的人物見到漫天餘燼飛灰心知不妙,原本以為仍然遙遠的山火已蔓延至身邊,這近乎電影尾段,近乎是逼著主角Leon要向前走,以山火來推進一切,森林山火是貫徹始終的一個元素,導演在整套電影裡掌握這個關鍵,掌握得很好。

盛夏餘燼丨一個自我狂妄的作家主角

為免劇透大家,我盡量蜻蜓點水式去評述。主角Leon作為一個作家,他是次出遊主要想尋找一個舒適、寧靜的環境,好讓他完成是次交給出版社的作品。

而Leon作為一個作家,其實一點丁兒都不合格。他對身邊的事物一無所知、漠不關心,顯然他的朋友Felix又或者Nadja就放輕鬆得多,所有人都能掌握周遭情況,就是日語當中的「空気を読む」,察言觀色。

Leon心裡躁動,自己無法靜下來,將自己與周遭一切隔絕,無論什麼他都總會以「工作」來推塘。他自以為是,認為自己是作家就目空一切,認為除了編輯Helmut,其他人都不懂得欣賞或沒資格評論他的作品。

這是一個非常不討好的角色,但是電影裡面幾個關鍵的劇情,讓他在中後期顯現出來的變化反差大,所以變相當Leon稍一變好,就更易讓觀眾接受:「喔,天哪,他變好了」。

盛夏餘燼丨餘燼過後是冷清抑或是新燃起的火苗?

盛夏原本是青春、是激情,但是電影裡面見到的是Leon的抑壓,即使Nadja向Leon示好,一度卸下心防,但Leon那種聲嘶力竭,認為別人要加害於他的情緒,加劇了「餘燼」那種無情山火吞噬一切的感覺,尤其,電影尾段相當沉重。

當一切燃燒殆盡後,剩下的只是餘燼,又抑或是另一團熾熱的火焰重燃,而且燒得更旺盛?這視乎大家各自的體會及感悟了。

相關文章